首頁 無錫日報報業集團主辦| 客戶端|新聞日歷|收藏

無錫人為“八一三”抗戰作出過重大犧牲!這部新出爐的檔案資料內涵豐富

2019-08-26 11:02:00來源:
權威新媒體 傳播新速度新聞熱線:81853986 商務熱線:81853962我要評論字號:T|T

特马4556782年前的今天

特马45567我們滬寧杭一帶正處于慘烈的歲月之中——

舉世矚目的“八一三”抗戰

  而就在這個有紀念意義的日子里,筆者意外發現了一段許多無錫人參與其中的歷史記錄,留下這段歷史碎片的,不是正史、文件,而是《民國無錫同業公會檔案選編》

  這套檔案選編第一輯前不久剛出版,是無錫檔案史上最大規模的專題資料,收錄了2000多件原檔案影印件,分紡織絲綢服裝卷、輕工機械冶金卷、糧食食品卷、運輸卷、文化娛樂卷、建筑營造及建材卷六卷七冊。檔案中有同業公會籌備成立、換屆選舉、會員名冊和理監事名單、呈文、批復、往來函電、會議記錄、統計和財務報表等。無錫是民族工商業的發祥地,業公會檔案已被列入江蘇省珍貴檔案保護名錄

  對于這套“選編”出版的意義副主編、框架設計者湯可可先生認為有兩個方面:

  1、一是它的歷史價值,從這些原始的第一手資料,可以梳理出無錫民族工商業發展脈絡;

  2、二是它的現實意義,如何更好地發揮行業協會的作用、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它都有很好的借鑒之處。

  人們今天在閱讀這些檔案時,不僅會感嘆當年無錫民族工商業的發達,還能從字里行間窺見當時活生生的社會生活風貌。那么,“八一三”抗戰和無錫到底有哪些關系?特马45567我們先來讀一讀檔案吧:

  無錫民工支援“八一三”淞滬會戰

  “選編”收錄的2000多件檔案,只占了全部同類檔案的十分之一。細讀這些公會檔案,很多從側面傳遞出一些重要的史料,如1946年1月31日建筑營造業公會給縣政府的一份報告就是一例。公會理事長顧培基報告說,1937年“八一三”抗戰初期,無錫有工程服務隊隨軍赴滬郊前線修筑工事,為國捐軀數十人,其中有個已滿師的學徒石阿七也在其中。不料,石阿七的父親以及弟弟石阿八在獲近百元補償后,又多次跟原建筑商戴老板舊事重提,不斷糾纏要求賠償,石阿八甚至以在報社工作之利報告縣政府拘捕戴老板為威脅。戴老板無奈報告公會,公會又報告縣政府,范縣長批示:“果經調解無效,仰飭原請求人逕向法院訴請依法裁決可也。”

  當事各方恩怨已無法查究,但有個事實留給了后人:無錫建筑工人在國難當頭期間,曾作出過重大犧牲,這個史料以前從未為邑人了解。至于到底有多少民工犧牲?歷史全貌如何?則有賴研究者作進一步考證了。

  同業公會真的是企業之家

特马45567  檔案中收集得比較多的是公會成立文件,從中看出當時的社團組織審批手續應當說比較正規。先要報請縣政府批準,填報人員、地點、上級機關代表等各事項,說明成立理由和章程,還要請“有關部門”派人前來指導。1942年10月6日登記成立布廠同業公會的文件中,有一份《無錫布廠同業公會組織概況書》比較典型——三十五家布廠在公園路第一區公所、絲廠公會等地點開了六次籌備會議,定于十月一日召開成立大會,選舉理事、監事。

  筆者注意到,檔案中很多事例都生動地體現了同業公會維護會員權益、調整內部利益、維護社會工商業秩序等方面起到的重要作用

  試舉幾例:

  查處“黑車”。1947年11月3日,無錫縣汽車商業同業公會打給縣長一份報告,要求取締外來汽車違章營業之事,報告說,有一輛青色汽車,車牌為國字39277,沒有遵章加入本行業公會,卻擅自在無錫境內載客營業,應依法取締以維護法紀。

  年終獎不能亂發。我們在公會檔案中還發現了1948年1月14日《無錫縣布廠、染織業公會、工會協議發給年終獎金細則》,總的意思是今年年年終獎原則上按舊年的規定辦,工作滿全年的另有獎金,女工除主管外獎金要比男工少三分之二,臨時工各廠自行規定,已解雇離廠的沒有年終獎。勞方代表和資方代表都要簽名。

  調解勞資糾紛特马45567。1947年9月24日針織業公會向商會報告要求調解處理一樁糾紛,報稱永利襪廠發放工資不及時,工會會員徐文珍帶頭鬧事,而且又到附近的中華襪廠強迫工友出廠助威,連廠主女兒周廷華也被強迫前往,廠主阻攔之時徐文珍以大耳括子招呼,雙方扭打亂作一團……針織業公會要解決工資發放問題,還要平息打架事件,直至鬧到縣政府,也夠會長喝一壺的。

  世事動蕩,企業生計日艱

  現在的針織業門類眾多,以服裝為主,可翻閱針織業所收檔案,只能看到一種類別——織襪,看來市場對襪子的需求比較大。不過有的看官要問,無錫人以前幾乎每人都有幾件絨線衫(頭繩衫),而且是春秋冬三季必備。從這些檔案我們可以推測,絨線衫在民國時期還是以家庭自制為主(尚未工業化生產),俗稱“結絨線”,而家家戶戶“結絨線”的場景一直延續到改革開放前期才存入歷史記憶。說到襪廠,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七月份工資基數價目表,對每個工種都有詳細的記錄,如搖襪、縫襪頭、燙襪、羅紋、電機搖襪、修機,可以看出正處在手工和機器混合生產階段。

  不過,當時針織業的日子也不好過,1947年6月5日,針織業公會向無錫縣商會打了報告,標題很長,叫《為針織業目前已瀕絕境對五月份生活指數發付工資無力負擔請求救濟仰祈鑒核由》。報告中說五十余家工廠最近只有三四家還在開工,也“為狀亦至艱困,無日不在風雨飄搖中支撐殘局”,反正滿紙凄苦。翻閱這些沉睡七十多年的檔案,我們仿佛又穿越到那個年代,一切仍是那么鮮活

  企業向外開拓頗為活躍

  無錫企業對外貿易相當發達。檔案中1934年4月有關于上海商品檢驗局在錫設立烘驗分所的來往函件,相當于今天的招商引資、簡化商貿手續。當時無錫絲業貿易對外交易量頗大,所以有必要“陳請”上海方面來錫設檢驗分中心,言辭相當懇切,摘錄如下:

  “貴局檢驗生絲只有上海一處,錫地出口廠絲到滬之后須經過抽條、打包等手續,耗時糜費,廠商損失不貲。倘能援照美國公司在絲業中心區域設立烘驗分所辦法,就地抽條,可省許多重復手續并得直接指導,獲益自當較多。際此絲業衰落之秋,能省一分費用,增加一分便利,即無形中充實一分對外競爭力量,為此專函陳請。”言辭中也透露出民族工商業參與國際競爭的志向。

  上海商品檢驗局則轉來一份國際絲業協會“拉贊助”的信函,說馬上要開產絲國代表大會了,請中國絲業捐助5000元美金經費,一起來推廣絲業,抵御人造絲的侵略,不要像法國那樣零落衰微。這封信函信息量很大,起碼有幾點:產絲國主要是中、日、意;國際絲業協會由美國絲商發起,日本董事人數頗多,中國作為蠶絲鼻祖卻未能擺到重要位置;天然絲已經打不過人造絲;法國絲業完敗……

特马45567  無錫企業的開拓足跡也留下了珍貴的記錄——與回歸中國不久的臺灣省已經形成產業鏈。1947年5月15日無錫商會給下屬的銅錫業公會開了一份“證明書”,證明朱永記號負責人朱赴云、朱定仲前往臺灣采購銅錫鋁等原料,請沿途軍政警海關等機關放行。

  茶館業興衰之風云際會

  如果說看官覺得工業史料比較枯燥,那么老百姓生活相關的行業應該比較有感覺吧。檔案中茶館業的史料相當豐富,想見當時此業在社會生活中占有比較重要的地位。在1947年10月的《無錫縣茶館業同業公會商業登記概況調查表》中,會員達到78家,范圍僅僅在“烏龜殼”及周邊,今天說來是城中核心區。筆者查了一下今天的無錫茶館店總數為115家(規模以上),可地域范圍增大了十倍不止,人口也多了十倍不止。可見,吃茶是當年無錫人主要的社交娛樂方式,有的還與生活必需的老虎灶連在一起,這方面的史料很多不再贅述。這78家茶館店當中,還有今天仍能聽說的幾家老字號,如三萬昌、清和樓、聚興園、鶴鳴樓、蓉湖樓、順新園等等,有的可能已經轉行。

  茶館業本小利薄,在整個經濟活動中抗風險能力差。1943年12月20日,公會給縣政府打了一份報告《為礱糠飛漲營業維持困難仰祈鑒核賜予有效救濟以維成本而利大眾飲料由》,說燃料飛漲三倍不止,經營不下去了,要求政府出手。有關部門在“擬辦”欄里提出一條不痛不癢的意見:“令警局抑平礱糠價格”。

  說到礱糠,以前到處都是,現在70后開始就不大知道了,要多說兩句。礱糠就是稻殼,因無錫大米加工廠多,礱糠也多,以前一般用來作燃料,不光家里燒,食堂里也燒,燒成的灰叫礱糠灰,因富含鉀肥種菜養花用得著。礱糠是主要燃料,價格飛漲,開茶館的當然要“腳腳跳”了。茶館業開支中也有“煤球”的記錄,但礱糠仍是主要燃料。

  民國后期,茶館業要求漲價的報告多了起來,原料漲、人工漲,“漲無止境”,1949年3月13日公會打給縣長的報告中更點出了“日下物價動蕩,飛漲不停”的社會狀況,令人浮想聯翩。

特马45567  (圖/文:趙曉軍)

[責任編輯:冷雨]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評論 0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發言最多為2000字符(每個漢字相當于兩個字符)
昵稱: 驗證碼:獲取驗證碼

圖說無錫

網羅天下